哈尔滨北方森林动物园饲养员和猛兽的“危险交流”_2

【2021-04-30 18:47:59】

原标题:哈尔滨北方森林动物园饲养员和猛兽的“危险交流”

饲养员李昌在狼桥上盯着随时可能斗殴的成年狼群

与小狼的“亲密时光”通常不超过三四个月。

狮虎饲养师包殿全

巡查狮虎散养区外围的防护网

生活报记者 周际娜

去年10月,上海野生动物园,一名26岁的饲养员在除草时违规下车,被熊群攻击致死。今年4月中旬,又有网友拍到视频,一女子在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猛兽区下车,人虎之间相隔不足4米,好在被安全巡视员及时喊回车内……

动物凶猛,从来都不只是个书名而已。“在非必要情况下,即便是我们这些饲养员,也绝对不能与猛兽直接接触。”哈尔滨北方森林动物园的猛兽饲养员李昌对记者说。

猛兽饲养员作为一种“高危职业”,既神秘又让人揪心。他们与猛兽朝夕相处,感情也颇为复杂,又爱又惧,还被“逼”出了不少特殊技能……

变身“超级奶爸” 4个月没回家 喂活8只狼崽

4月21日上午,狼散放区传来阵阵狼嚎,三只狼突然发力奔跑,相互追咬,氛围陡然紧张。饲养员李昌在狼桥上边走边焦急地大声呵斥,试图分散狼的注意力。七八分钟后,这轮“闪电战”结束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
眼下,正是大小狼合区的季节。大狼之间经常斗殴,直到决出新任狼王,刚满1岁的8只小狼,则躲在散放区的一角抱团,不敢轻易“出圈”。

“狼打架真的会下死口,我们得随时盯着它们。”37岁的李昌在动物园工作18年了,4年前开始养狼,每到春天他都忧心忡忡,既担心大狼们会打成重伤,又担心不敢抢食的小狼们吃不饱。

那8只小狼是去年出生的。母狼是第一胎,小狼崽们体质很弱,被弃养了。李昌变身“超级奶爸”,近4个月没回家,媳妇为了见他一面,不得不从城里来动物园探望。那段时间,李昌经常整宿不睡,每隔3个小时给狼崽们喂一次奶,给奶瓶消毒,用手背试温度,换尿介子,狼崽不会排便,他就用温毛巾一个个帮它们擦屁股……一个女同事曾半开玩笑地说:“作为母亲,我养孩子都没你养狼崽这么细心。”

4年来,李昌和同事们一起带大了40多只狼崽,成活率之高,在国内都很少见。小狼崽断奶后不会吃食,他耐心地往狼嘴里填肉,“小狼牙特别尖,手套常被划破,平均3个月得换五六十副。”李昌还用足球教小狼练捕食和团队精神。小狼要采血时,他甚至会下意识地帮它们捂好眼睛,画面温馨有爱。

狼比人类更现实 认识你,不代表不会攻击你

然而,饲养员与小狼的这段“甜蜜期”,通常不超过三四个月。小狼一旦回归狼群,便很快恢复狼性。

狼每天要喂两次,以牛羊肉为主,饲养员会从狼桥上抛掷投喂,不敢近身。跟外人设想的不同,人工育幼的狼,成年后不仅不会嘴下留情,反而是狼群里最危险的。李昌感慨道:“野生的狼会考虑能不能打过人,而人工育幼的狼根本不怕人,饲养员必须加倍小心。”

比如,狼群里有个眼睛瓦蓝的“波斯王子”,是李昌从小喂大的。它的打斗能力和咬合力很好,狼缘儿也不错,有望角逐下一任狼王。李昌很喜欢它,对它挺偏心,然而“波斯王子”的警惕性始终非常强,“狼认识你,但不代表它不会攻击你”。一般来说,只有狼生病或被咬伤的时候,李昌才会带着专业工具配合兽医进行吹管麻醉,再近距离接触。

用心地饲养这群“白眼狼”,饲养员会不会有“错付了”的感觉?李昌笑笑,在生存法则面前,狼远比人类更加现实。狼与饲养员关系的亲近与否,不在于它是否被人喂大,而是取决于它在族群中的地位,“等级最低、最受气的狼,通常跟饲养员的关系最亲近,挨咬之后常躲到电网附近,向人求保护。”

记者注意到,李昌右手的手背上有一道疤痕,这是年初被他救助的一条蜥蜴咬的,他感慨道:“如果被狼咬一口,我恐怕就没法站在这儿了,狼一旦咬住东西绝不松口。”

除了养狼,李昌还救助过一只黑熊,被它取名叫“汤姆”。去年春天,2个月大的“汤姆”被他从亚布力的一个农民家里抱回动物园,“它特别萌,在车上被我哄睡了,哈喇子流了我一腿,把裤子都浸透了。”

如今,“汤姆”1岁了,有半人多高,每次见到李昌都会凑到笼子边上来回蹭。但李昌不得不与熊保持距离,除了希望它能有个熊样儿,不宜与人太亲近,也是出于安全考虑,“被它含一下咱手指就没了,它这种玩法,人类真玩不起呀!”

老虎对饲养员的“客套” 只限于非就餐时间

在狮虎散放区门口,记者见到了刚巡山回来的饲养师包殿全。“十多年前,他是被从猴舍挖来的,能养猛兽的,往往是动物园里最优秀、最细心、体能最好的饲养师。”一旁的工作人员介绍。

北方森林动物园里有20多只狮虎,只要天气允许,几乎每天上午会从笼舍里被放到室外晒太阳、遛弯。按照规定,“大王巡山”之前,饲养员必须拿着钳子和铁丝,先绕着整个散放区的外网自行巡查一圈,以便随时修补。该区域接近野外环境,特别费鞋。因为带着任务,饲养员不能走得太快,必须观察仔细,一般得从7点走到10点多。

随后的外放工作也相当烦琐,包殿全向记者展示了三大串钥匙,沉甸甸的,共60多把,平均每头狮虎的笼子上有3把钥匙,“从里圈到外圈,一道道开门,为安全起见,必须多人协作。无论是日常清扫,还是外放,饲养员与猛兽都是完全隔离开的。”

这种超级严格的隔离,相当有必要,特别是在“百兽之王”面前。猛兽区目前有5只成年老虎,其中一只叫“六一”的老虎,是由饲养员人工育幼的。“六一”见到包殿全,有时会靠近铁笼子朝他打个鼻响,但这种“客套”仅限于非就餐时间。一只老虎平均每天吃十七八斤牛羊肉,通过笼舍外的一个凸出来的投喂口送食,“老虎特别护食,吃肉的时候,人一旦靠近,会疯狂地嘶吼、扑铁栅,特别吓人。”

反手操作 给电网“听诊” 高危“逼”出特殊技能

进入猛兽笼舍区,记者看到,墙上的三大块告示牌上写满了注意事项,笼子上挂着标识牌,“必须加锁”“必须消毒”“必须集体操作”。笼舍的门都是朝里开的,这样门会越撞越紧。

当记者靠近笼子时,一头狮子突然尿了,当然,不可能是被吓的。包殿全解释道:“它不熟悉你的气味,这是在标记领地跟你宣誓主权呢。如果是在野外,就直接扑上来了。”

由于是“高危行业”,饲养员们养成了很多职业习惯和特殊技能,比如反手操作,靠近铁笼时,他们会将手背朝外;进入笼舍内清扫时,即使猛兽已被引入遥控门的另一侧,且门被上了锁,他们还是会倒退着出笼舍;由于时刻准备打报告维修,饲养员无论走到哪儿,只要看见钢丝网,就会下意识地判断这是多厚的钢儿,像包殿全这种经验丰富的,甚至可以从电网的一声异响,判断出瓷瓶是否裂了……

“每天早上工作之前,我会先在脑海里把今天要干的活儿都演练一遍。”作为猛兽饲养员,包殿全要操心的事儿还有很多,比如每天在室外观察狮虎,如果叫老虎名字,对方不搭理他,要么是生病了,要么是心情不好,他会格外留意;老虎每次喝水,他也会在心里计算,“昨天喝水1分钟,今天喝了20秒,这是咋的了?”他还经常忍着难闻的气味,观察狮虎的粪便,看看它们消化得好不好……

包殿全发现,猛兽饲养员这份工作,口碑两极化严重,有人夸他“太厉害了”,也有人嫌弃“多危险,你为啥要干这活儿”。“还能为啥,因为喜欢呗!”包殿全很喜欢猛兽,也喜欢这种摒除杂念、每天心无旁骛照顾它们的感觉,“再安全也得提着神儿,这种专注,能让人忘掉生活中的一切烦恼。” 本版图片均由刘晓密提供